直播谁的世界,偷窥谁的活法儿

文/德鲁伊 西安有个喇嘛寺叫广仁寺,踞着城墙一角,过去甚是清净,所以偶尔我喜欢去那里发呆。 这些年寺庙热闹了,善男信女、施粥法事多了,秋天的时候,又去那里发呆。因为去的多了,知道什么地方清净些。坐了会儿,看了看天,冥想了一会儿,看了看松。 一个汉服女孩子转进来,嘴里朗诵(……

你若盛开,蝴蝶自来

万苗苗/文 列斯科夫说过,世界上有两种人,一种是活给别人看,一种是活给自己看。然而我们大多数人都活成了第一种,因为我们总是很介意别人的眼光,然后按照别人的轨迹拼尽全力活成了别人,却忽略了自己的的本真。所以啊,与其竭尽全力的做别人眼中的人,不如绽放自己的光彩,散发自己的芳香,活……

语不惊人死不休(267)让一个人对他选择的事情负责,这是对别人的尊重。

生活: 童年时是一堆揉在一起的面团,青年时是烤在一起的一个烧饼, 成年后是散落一地的芝麻粒。——老喻你有你的计划,世界另有计划。目标刻在铁板上,计划写在沙滩上。不要与平凡为敌,世上不是只有成功一种活法,如果我们不能成为诗人,我们还可以做诗一样的人。风大时,要表现逆的风骨;风……

一个偷窥者的工作

文/落微 我一直通过一个网络“邮差”接收各种由不同陌生人寄来的邮件。 这算是我的一份从事了大半辈子的工作,一个无聊的人给自己的一份打发时间的无聊工作。 我像一个无耻的偷窥者,悄悄的、肆无忌惮地,阅读每一封陌生人的来信。我想邮件的那一端,写下这些或随手造就,或精心炮制,或认真……

悲喜自渡

文/安东南吖 你觉得孤独的时候,或许正是成长的开始;当你感到孤独的时候,就是你盛开的时候到了。 生活就是自己渡自己 人到而立之年,虽然还没经历完百态人生,却也不是空白纸张,过去的经历除了变成回忆,还有吃一堑长一智的经验,女人从单纯走向成熟的过程,必定要经历过一些事情。这个……

年少共饮热奶茶

文/奶茶不太甜 冬天渐渐变深的时候,奶茶店生意就好起来了。周日去买奶茶,因为要付钱就跟老板加了微信。看到微信名,她开玩笑地问:“你也是卖奶茶的?” 我笑:“因为上学的时候香飘飘广告太火爆,买了一杯发现没那么甜,就这样叫了。”老板一脸不可思议:“那你起名字也太随便了吧。”被她这……

自虐是你的一种瘾吗?

文/德鲁伊 北方的冬天,就算干燥,人还是讨厌下雨的。似乎既然季节到了,就要像个样子,该下雪下雪,要不很不正经。 一场雨夹雪,虽然冷,因为像了冬天,人就欣欣然的冻着手脚,寻到羽绒,正常的经历下去。 一个朋友在我这吐槽,内容是之前无数次埋怨的重拍版。老板什么都不懂,但热衷插手……

人的脸色

文/邹近夫 只为别人的脸色活下去的人,十有八九都没有自己的脸色。脸色是什么?汉语字典里将其解释成人的脸色,通俗,易懂。然而在现实社会交际中,人的脸色却隐含了好几层意思,你可以说它是神态、性格、内心等,你也可以说它是刀刃,心计,诡术,反正它不是普普通通的一个表情。 京剧唱段里……

面向未来,就活在当下;活在当下,就行在今日。

文/谢慧敏 都是最近发生的事。 我的一个亲戚变成植物人了。轻微感冒,他蜇进村口的卫生所,拿了一副药,回家冲水吃了一颗,十分钟内肿成了大脖子,十分钟内送去医院,几天后宣布脑死亡,原因是药物过敏。一颗药要了一条命。 也是我的一个亲戚,半夜打麻将回来,突然抽搐不止,嘴巴歪斜,手……

了解共情的阴暗面,避免在人际关系中受到伤害

文/立夏 亚瑟•乔拉米卡利在《共情的力量》第七章讲述了共情的阴暗面,这是本书对我最有触动的一个章节。 当我们说共情的时候,好像这个词自带光环,拥有改变世界的能量。其实不是,共情的阴暗面和它的积极面一样密密麻麻得环绕在我们周围,甚至我们经受的阴暗面比积极面更多。 小到化妆品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