→ Hi there,一如既往。

Tag Archives: 故事

士为知己者死

文/大伟 公子光打算杀死吴王僚自立为王,伍子胥将自己的好友,勇士专诸介绍给公子光。 专诸见到公子光后, “欲成其事,必先有利器。” 公子光拿出自己珍藏许久的鱼肠剑,递给专诸。 专诸看这把剑长约七寸,宽寸余,虽短小,却闪闪发光寒气逼人,不由脱口称赞, “果然是把好剑!”又……

剩夏的故事

文/沈万九 夏天是我的一个小师妹,其人甜而不腻,活而不泼,是一个典型的爱国爱家爱宝宝的居家型有爱青年,可惜…… 也是一个资深了七年多的妙龄剩女。 故事得从2007年那个炙热的夏天开始说起,那时的她刚斩获了一段无聊的“毕业那天我们一起失恋”式的爱情。 甩她而去的是一个来自哈尔滨的……

星星里的她

文/十一 夕阳下,我坐在藤子椅上望着晚霞的余晖,不经感叹时光飞逝,物是人非,想着当我老了我的这一生,是会感到欣慰又或者是悔恨呢? 夜晚,窗外虫声唏嘘,晚风吹过小草,发出丝丝的响声。家里停电,我点了蜡烛,看着蜡烛燃烧的火焰发呆,火焰正旺着,挺立而有些颓靡。我拿起笔墨纸砚,准备……

那我还是先活到夏天吧

文/落微 当我萌生出要在这个月月底结束我自个儿的生命的想法的时候,我正在读太宰治的《晚年》。 很多人说,不要读太宰治,读了心情容易不好。 我想,是的。 上一次陷入想结束生命的怪圈的时候,我也在读他,《人间失格》。不过那次还好,我那时候还年轻,还能从鲜活的世界里寻找到一丝……

青春里的绿皮车

文/沉香 已经不记得上一次坐绿皮车是什么时候了。 如果不是再一次坐上绿皮车,我都忘了那些年与陌生人对面而坐的时光,对面的乘客一站站的上上下下,像是不停更新的电影。 镜头一:未知 那一年的夏天充满挫败感,在又一次高考失利之后,我的勇气和倔强已被消磨殆尽。不情愿却又不得已举……

我没有温柔,唯独勇

文/奶茶不太甜 我写下这个题目的时候,这件事情已经过去9年,这9年里我继续读书,不断考试,找到工作又接二连三调整部门适应,被各种敲打摆正位置,进入生活。偶尔生病,头疼腿疼肚子疼,总之被各种事情裹挟,自卑心不断被唤醒乃至发展壮大至令人窒息,瑟缩不前的平庸面目,让人时生绝望。若不是……

我的拼命三郎同事

文/Mr. Simple 很敬佩坐在我身边的一位同事,每天起早贪黑,任劳任怨,时间在他身上总是能找到明显的刻度,一分一秒都不会悄悄溜走。 每天最能看到的是他忙碌的背影,别人聊天的时候,他在工作,别人低头玩手机的时候,他在工作。别人睡觉的时候,他在工作。 我之前一直不理解,怎么会有这……

无论如何,请不要灰心

文/奶茶不太甜 我去采访这个人的时候,是个雨天。从这个西部小城到隶属它下边的一个偏远山区,一路上均是抬眼可见的绿,万物又重新活过来一般,雨也是一段一段的,有一段路敲得车窗玻璃噼噼啪啪,过一段又淅淅沥沥,小的听不见声音。 我坐在车里,想象着这个人,期待又害怕听到她的故事。有时……

曲溪潘女士

文/安素 不知何时起,我与潘女士的话越来越少。 1972年是一个多事之秋,陈毅、徐冰等人逝世,中国与日本建交,潘女士出生在一个叫曲溪的江南小村里。 随着京杭大运河的水流声,随着大大小小的渔船声,潘女士一天天的长大。哦!对了,潘女士还有个哥哥,听她讲的零碎记忆,我才知道她曾经那……

说“你好”的时候再见

文/德鲁伊 我总会遇到一些莫名其妙的人,我经常用“可爱”去形容他们,比如说金宝儿。 金宝儿叫我“德哥”,这很无赖,因为别人都叫我德叔,她大大咧咧的说她就是喜欢叫我“德哥”,喜欢受着不喜欢也要受着。 金宝儿一直希望我能逗逼一些,她说她刚从蠢萌蠢萌的少年变成蠢萌蠢萌的成年,需要逗逼……
友情链接: 4bt53.space    3n9y9.space